名言故事:李小龍

不要畏懼一個人練習一萬種踢腿,而要畏懼他練習同一種踢腿一萬次。

聰明的人從笨問題中所學到的,比愚鈍的人從機巧的答案中得到更多。

目標,不一定總是要達到,目標是用來幫助你瞄準方向。

要知道,筆直的樹是最易崩裂的,而竹子或柳樹卻能經得起風的肆虐。


生命就是一個不斷聯繫的過程。必須打破與外界相隔離的殼,從中走出來去尋找真相就是要直接與外界聯繫,我既不盲從於你,也不去影響你。所以不要認定,「這就是這」,「那就是那」。如果你從現實起開始研究每一件事,我會更滿足。

我無法教你,只能幫助你研究你自己。沒有什麼特別的。

光是知道是不夠的,必須加以運用;光是希望是不夠的,非去做不可。

重要的是教一個人去做他能做的事,只是做他自己……我反對將某一風格強加於某人。這是一種藝術,一種自我表達的藝術。

一位真正的老師,一位真正的授武者,從來就不應是一位真理的施捨者,他應該是一位領路人,一位通向真理之路的引導者,而真理則必須由學生們自己來發現。

攪動污泥只是徒然,濁水不會變清,只會越攪越渾;放任不管,它卻會變清,正所謂清者自清。

總是有人跑來問我:「李振藩——你真的有那麼厲害嗎?」,我說:「噢,如果我告訴你我很厲害,也許你會說我在吹牛。但是如果我告訴你我並不厲害,你肯定知道我在撒謊。」

我絕不會說我是天下第一,可是我也絕不會承認我是第二。
人,活著的人,創造武術的人要比任何已建立的各種武術體系重要的多,也更有價值。

修練功夫的目的不是致力於擊破石塊或木板……我們更關心的是用它影響我們的整個思想和生活方式。

一門一派的武術家往往不但不肯直視問題關鍵之所在,反而盲從於所附會的形式及固定的招式上,從而愈陷愈深,以至不可自拔之地步。

人有的高,有的矮,有的胖,有的瘦,有各種各樣的人,對嗎?如果他們練習同一種武術套路,那麼這一套路又適合哪一個呢?

我覺得,拳擊在運用中的最佳狀態應是沒有絕對的形式,用模式A對付模式B也許並不絕對正確。我感覺武術不應該局限在某種範圍之內,那樣會讓學生產生一種錯誤的想法,那就是某種方式在實戰中會像在練習時一樣奏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