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言故事:尤努斯 (Abraham Harold Maslow) 鄉村銀行、社會企業

企業獲利的同時,能一併解決社會問題嗎?

一個人的影響力,沒有極限

我是教經濟學的,我的夢想就是讓人們有更好的經濟生活,於是我常常捫心自問:我在教室里所講授的課題到底有什麼實質的好處?因為我教給學生的全都是一些關於經濟學的理論,而當我真正走出教室時,看到的卻是人民深重的災難,整個國家都陷入了困境。所以我一定要走出大學校園,到村莊中去。

我們相信,貧窮是不屬於一個文明的人類社會的,它屬於博物館。在這個會議舉行65年之後,我們一定會創造一個沒有貧困的世界。

窮人本身能夠創造一個沒有貧困的世界。

我相信,信貸決不是天生就與窮人無緣,它是每個人應當享有的權利!

窮人比富人更講信用。

我們利用慈善來迴避對這個問題的認識與為它找到一個解決辦法,慈善變成了擺脫我們責任的一種方法,是首先通過採取遠離窮人的行動而是貧窮長存。慈善使我們得以繼續過我們自己的生活,而不為窮人的生活擔憂,慈善平息我們的良知。

只有當人們積極尋求並願意為此付出代價的情況下,培訓才是適當的。

窮人活著,這一事實就清楚地證明了他們的能力,不需要我們來教,他們已經知道如何去做這件事了。所以,我們不去浪費時間教給新的技能,而是努力去最大限度地利用他們現有的技能。使窮人得到貸款,就是使他們得以立即實踐他們已經掌握的技能—紡織、脫粒、養牛、拉人力車,等等。